德赢体育app官网vwin手机版文化

珐琅彩:从“宫廷秘玩”走进民间!

发表时间:2019-03-15 09:05

  艺术品的起落与国家的兴衰成正比,珐琅器一直以“皇家奢侈品”的身份独步宫闱。道光以来,鸦片战争、太平天国运动,使得盛极一时的封建王朝开始走向衰落,国力衰微,民生凋敝,繁盛数百年的珐琅器也随之暗淡下来。但可谓“失之东隅,收之桑榆”,珐琅器因其特有的生命力,在民间市场上蓬勃发展起来。


1皇家贵胄的爱物


  清代前期及中期,珐琅器的主要功能有宫廷陈设、赏玩,赏赐群臣及外交使臣等,民间难觅其影。精美绝伦的珐琅器,使一些臣子垂涎欲滴,而作为笼络臣属的一种手段,皇帝也乐于赏赐。

  除了宫廷陈设、赏赐臣僚外,珐琅器还有一个重要功能就是作为国家间交往的礼物赠送他国君主。

  赏赐与朝贡行为使中国珐琅器在当时的上流社会以及海外属国有非常高的知名度,为晚清及民国时期珐琅器的国内市场形成与南洋市场的开辟做了铺垫。

20190315

2晚清北京城奢靡之风刺激商业发展


  清统治者定都北京后,北京成为全国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南北商贩往来不绝。北京城市居民中,皇室王公贵族及其附属人口占据了主导地位,以皇室王公贵族及其附属人口为主要消费群的城市消费群体逐渐显现。

  有清一代,天潢贵胄们不事生产,却一直占据着社会主要资源,直至清末,满族王公贵族年年享受着高额的俸禄。一个亲王年俸之银可达万两,禄米可达万斛。这一消费群体的消费能力之强也导致了北京城始终弥漫着一种奢靡气息,这种气息在不同程度上刺激了商业,尤其是奢侈品行业。

东四牌楼商家


  当时的北京城分内城和外城两部分,内城多为满人及官宦居住,在城中的市肆,北最盛,其次为东牌楼街。城外市肆、人家,南最繁华,正阳门为上,崇文门外次之,宣武门外次之。

 正阳门外 外城


  其中最为繁华的正阳门(也称大前门),可谓是膏腴之地。因贵族富人奢靡赏玩、陈设需要,北京城的金银器皿业发展迅速,十分繁盛。最能反映贵族富人奢华的金银器皿业商店都集中于前门一带,“旧者因大事扩充,新设者亦所在皆是,平昔垒满架,宝光夺目。”

3初阶珐琅器市场形成


  乾隆时期的珐琅器生产较以往有很大的创新与突破,珐琅工艺的技术水平与艺术水准均达到了中国历史之最,工艺精湛、精绝盖世。事物发展到极致时,必然是要传播与扩散的。


  乾隆中后期一直到咸丰年间,坊间开始出现珐琅作坊。“景泰蓝起初为宫廷制品,其制法外间无传。延至乾隆中叶,仿制之景泰蓝从而兴起。历嘉道而至咸丰,市肆之间,始有珐琅专业。”“至咸丰年间有德兴成、全兴天瑞堂等数家,精心研究珐琅一业,始有渐盛。”

摄影 (英)约翰·汤姆逊《景泰蓝制作》19世纪70年代


  这是汤姆逊拍摄的制作景泰蓝的画面,他了解到景泰蓝的制作过程,并详细地记录下来。


  这家作坊的老板是满族人,位于东交民巷法国使馆的不远处。从图中我们可以看到当时珐琅器小作坊生产条件的简陋与生产环境的狭窄,图片中央位置的工人正在进行掐丝与点蓝的工作,右边摆放着一对巨大的葫芦形铜胎,可能是准备要进行下一步的掐丝及点蓝工序,左边窗前望着摄影机的工人正在简陋的打磨机器上打磨景泰蓝成品。

摄影 约翰·汤姆逊(英)《街边古董摊》


  图中几个古董商正在对一件古董进行细致的观察,在白衣男子前还摆放着很多古董,通过对这些古董的器形、特征、纹饰等进行辨识发现,白衣男子手中的白色器物以及他面前的两件花瓶均为掐丝珐琅器,其他器物则为瓷器及小摆设等。


  由此可知,19世纪中后期,民间珐琅器市场已经逐步形成。虽然规模仍然较小,但已初现端倪,其品类趋于多元,市场形式丰富多样。而这些,都孕育着20世纪初珐琅器市场的大勃兴。